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文魁在线阅读 - 七百二十五章 站在哪一边(第二更,求月票)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展明驾着马车从林府出门。

        京城这时候已是到了宵禁之时,不过说是宵禁,但却是内紧外松,就是紫禁城内紧,外城松。

        林延潮挑开车帘看去,但见京城里的街道上,已是没有了几辆马车,轿子。这时候出门不是去唱堂会,就是去赌坊的。

        空阔的街道上,林延潮马车驶过,但见车头挂着'詹事府',‘翰林院’的两个灯笼一闪,巡夜的兵丁都远远的避开,不敢上前盘查。

        放下车帘,林延潮想起张居正说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话,不由触动。

        什么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就是义之所在蹈死不顾。

        虽千万人吾往矣。

        不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却不是林延潮的儒道。

        正如这一次的事,若是真的不可为,林延潮绝不会让自己掺合进去,而是远远的避开,甚至自己没有落井下石,都算自己有良心的了。

        所以林延潮在决定自己是否迈出这一步时,一定要向申时行请教一番,然后自己再作决定。

        来到申府门前,林延潮却发现门外停了不少马车,及轿子。

        怎么都这么晚了,申时行府上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走动?林延潮心底暗暗奇怪,待走至府门前,却见得一行人走了出来。

        林延潮见了立即避在道旁。

        出来的是什么人?

        是工部尚书曾省吾,吏部侍郎王篆,还有五六名其他官员,皆是部院高官,都是原先朝廷上‘张居正’的铁杆心腹。

        见有人在道旁,曾省吾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待见是林延潮后,曾省吾却是停下脚步,朝林延潮温和地道:“是,宗海啊,。”

        林延潮几时见曾省吾如此和颜悦色地与自己说话,于是道:“下官见过大司空。”

        曾省吾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然后离去。

        林延潮见曾省吾眼中带着忧色,全无以往见时那等盛气凌人。

        对于申府林延潮是熟门熟路,门吏见了立即请进府里,也不阻拦。

        绕过一道白壁照墙,正遇申府上一名的仆役。林延潮即问道:“恩师,正在何处?”

        那仆役道:“阁老,正在与一名新补官员说话,我这就去通报。”

        林延潮点点头,不久这仆役返回向林延潮道:“阁老,请状元公进屋陪客。”

        申时行以往见客时,也常让林延潮在旁,介绍高官与他认识。这是申时行对林延潮的提携。

        林延潮来到门外,下人立即给他拉开垂帘并报:“詹事府林中允到!”

        林延潮走进外屋,就听得内屋中申时行笑着道:“肩吾啊,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林延潮闻言挑开帘子走进内屋,但见申时行与一名穿着蓝袍的中年男子对坐。

        案上的冰盘里还有大半个西瓜盛在冰中。几名丫鬟将冰镇好的西瓜切成小块,再用银勺挑去瓜粒,递至二人手上。

        如此之下,二人吃得都很文雅,也免去了瓜汁溅至胡须上。

        这中年男子向林延潮上下打量了,笑着与申时行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不愧是阁老之高足。”

        对方说话带着浙音。

        申时行笑着道:“难道只是吾之高足?他与朱少钦一并出入承明,难道肩吾没有听他提过?”

        对方捏须道:“听阁老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朱年兄确有在信中提及这位林三元。”

        申时行笑着道:“既是如此,那你们就不是外人了。”

        听申时行这么说,林延潮已猜出对方是谁了,于是行礼道:“不敢当,岂敢在恩师与沈前辈面前提三元二字。沈前辈的大名,晚辈在翰林院时早已是如雷贯耳。”

        林延潮说完,二人都是笑。

        原来与申时行同坐之人,是隆庆二年进士,浙江鄞县的沈一贯,与朱赓是同年加同乡。

        当时沈一贯也是名人,为什么出名呢?是在万历二年的会试上。

        时身为会试副主考的吏部左侍郎王希烈,欲取张敬修,于是私下授意他在卷中作记号。

        沈一贯作为房考官,不仅没听从王希烈的吩咐,还在张敬修的卷子直笔涂抹,并在卷上批了不通二字。

        房官直接罢卷,使得张敬修的卷子连填榜的资格都没有。主考吕调阳怕得罪张居正,十分不安。沈一贯却对吕调阳说,如果得罪首辅,那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旁人。

        因此万历二年的春闱,张敬修就没有考上,一直等到了申时行为主考官时,才给他开了后门。

        得罪了张居正后,沈一贯自是名满天下,博得了不阿于上的清名,但也在官场上混不下去,索性就回家闲居。

        张居正致仕后,申时行向天子举荐,沈一贯这才又重回翰林院。

        丫鬟给林延潮也切了一块冰镇西瓜。林延潮吃了几口下肚,稍消暑气。这时沈一贯取出一信来道:“这一次赴京路过苏州,顺道拜会了王太仓。王太仓让我带了一封信来,呈阁老过目。”

        申时行闻言接过信来,当着林延潮的面拆开看了。

        申时行看后摇头道:“都这时候了,王太仓还真能稳坐钓鱼台。”

        沈一贯问道:“阁老,王太仓在信里说什么?”

        申时行捏须道:“当时张文忠公致仕后,我与不少大臣都向陛下举荐王太仓,望其起复,甚至入阁主持大局。怎知王太仓却学起了严子陵,束发于山林长往,此信写来是辞了我的好意,不给我留一丝情面。”

        沈*****余这几日来京,感文忠公致仕后,朝堂上大不如从前,若是王太仓能起复,以今上对他的信任,就算不入阁,也能助阁老一臂之力,可惜,可惜。”

        申时行闻言感慨道:“你说得何尝不是我心底所想。”

        林延潮心底揣测,申时行这边与曾省吾,王篆他们交好,保持着与张居正旧党良好关系,那边又向天子推荐王锡爵,沈一贯这等以往得罪张居正的大臣重回朝堂之上。

        申时行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林延潮想到自己此来的目的,不由犹豫是否要向申时行请教了。

        PS:在章末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