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时时彩 - 我能贩卖穿越资格在线阅读 - 第8章 新的穿越者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落泞坐在桌子上看着服务生女孩,他也不着急,自己的威压在对方想自尽都不行,将契约纸放在桌子上之后,靠在椅子上。

        “先跟你声明一下,我对你没有敌意,所以请你暂时不用那么惊慌,就现在这种情况的话,我想动你你也没办法反抗是不是,为了接下来能够好好对话,所以我才限制你的行动,你只要知道,我可以帮助你改变现状!”

        一直看着服务生女孩,见其冷静了一些后,落泞继续道,“你身上怨气那么重,应该是发生了某些事情,然后想复仇之类的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能帮你,所以接下来我放开你也希望能够好好交流,没意见的话就眨眨眼。”

        女孩盯着落泞沉默了许久,也不知道脑子里想了多少,但还是眨了眨眼,或者说她眼睛酸了被迫眨眼。

        落泞见此点了点头,收起了自己的威压,而这一瞬间女孩也因为身上的压迫感消失而导致身体适应不了,直接摔在了地面。

        等对方缓过来坐好之后,落泞问道,“你叫什么?”

        “张琪。”

        落泞撇了一眼她然后将契约纸推到她面前,“看一下这个。”

        女孩疑惑着看向纸张,触及到的一瞬间,一些有关穿越的东西直接涌入脑海,使得她瞳孔因为震惊再度收缩了一下。

        她轻轻吸了口气,重新看向落泞,“我叫林翎,这个是真名。”

        轻轻啧了一下,落泞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这个家伙还真是有够谨慎的,都这个地步了跟自己说话还隐藏姓名,不过性格对咱胃口,送去穿越后只要度过世界意志的针对,落泞敢肯定,绝对混得飞起。

        落泞双手托腮微微笑道,“你可以好好说话了,对于我不必防范那么多,毕竟你接触到这张纸的时候,应该知道我打算让你干什么了。”

        在经历了易湳的这个乌龙后,落泞再一度改进,有关穿越的知识与注意事项不再以书面形式,而是花费一点能量结合到这契约书上,只要接触到契约书,那么知识就会通过神识直接打入脑海内。

        反正知识量小没什么问题,比之前书面形式好多了。

        现在的林翎,在接触到契约纸之后就知道了落泞是搞穿越这一行的。

        听到落泞的话后,林翎咬了一下下唇,“太匪夷所思了,这种事情。”

        “意思就是说你还不信对吧。”落泞叹了口气,不再掩饰白银的存在,直接将它拿出一拍,光幕浮现,上面是易湳与楚司的画面,因为在这个幻境结界里,落泞索性将声音也放出来了。

        画面上的易湳,正面对着一头妖兽,他与妖兽都尽是伤痕,身体也非常极限了,现在哪方获胜,也只是看谁能把对方耗死而已。

        与此同时,落泞将手机放在林翎面前,上面是聊天群里楚司跟易湳的对话,对话的内容与此刻妖兽对决的现场一致。

        落泞道:“异世界与穿越,是存在的,这光幕里的地方就是异世界,然后这个人也是一个穿越者,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人,比如手机里叫楚司的那家伙,现在他被关在牢房里。”

        落泞说着一划光幕,是楚司在牢房里落魄的模样,但他的精神却有些亢奋,或许是正在与易湳交流的原因。

        落泞看到林翎惊讶的惊诧很满意,“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让你穿越,让你变强,然后再把你送回来,让你自己解决你自己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落泞与白絮对视一眼,二人皆是露出一个计划得逞的笑容,对于那些穿越意愿比较强的,需要潜意识暗示一下,但林翎这种情况,执念已化为怨念,这种直接挑明了说是最好的。

        等了有两分钟,对方缓过来之后,落泞笑着问道,“怎么样,签下这张契约,你就能去新世界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只不过话说在前头,我送你过去之后,能提供的帮助很小,更多的还是得靠你自己。”

        林翎听后完全没有犹豫,直接咬破自己手指滴了两滴血在契约纸上,“我签!”

        见到对方这么果断,落泞也是愣了一下,“你就不问一下签这个的代价是什么?”

        林翎摇了摇头,语气平静,“我现在除了这具身体壳子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你想要的话我无所谓,只不过晚上的时候希望你把我弄晕。”

        “……”

        咳,这个妹子过于彪悍了点,落泞表示自己还真被吓到了,明明刚刚还是一副“动我身子我宁愿去死”的样子,这一个反转,措不及防。

        林翎见到落泞的表情也猜到他在想什么,接着说道,“我只是不想让那个人渣糟蹋了而已,你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这难道是交换的其中一环么?”

        落泞翻了翻白眼,摇摇头,“我可没说这是交易的一环,我对你的兴趣不是你这具壳子,签契约的代价稍后再告诉你,如果可以的话,先说一下你的故事吧。”

        含着刚刚被咬破皮肤的食指,林翎沉默了一会后,微微点头。

        “我是家是在隔壁b市的,我妈、我和妹妹弟弟,家里一共四个人,我们仨是三胞胎,家庭也是属于偏于贫穷的那种,然后一个当地的混混领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老大的人过来,带着一帮手下。”

        说到这里林翎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双手紧紧地抓着桌子,接下来的事情也跟落泞猜想的差不多。

        因为林翎与妹妹的美貌而引祸上门,50多的母亲直接被打死在家,三胞胎被抓走,到地点之后移交给另一位老大,那老大看到林翎跟她妹妹眼睛都直了,当场就想丢到房间。

        弟弟奋起反抗最终被制服,然后让几条狗给活生生咬死吃掉,当天晚上林翎被绑在房间里,眼睁睁看着那个老大强上妹妹,他完事又让小弟来,最终妹妹眼露绝望,咬舌自尽。

        再之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翎没有被虐待,只是被关在某处,没人理自己,一直持续了一周,林翎才找到机会勾引了一个看牢房的小弟,在对方脱裤子的那一刻弄死了对方,然后逃出。

        紧接着就是一直被追杀,逃窜,足足持续了半个月。

        直到逃到了这c市,脱离了b市的地盘才有所好转。

        可是那几天的情形,林翎这辈子也不会忘,她要复仇,不是通过所谓的法律途径,而是亲手送那群人渣下地狱!

        直到现在,遇到了落泞。

        说到最后的时候,林翎眼泪都流了下来,全程倾听的落泞也只是靠在椅子上听而已,没有多说一句话。

        看似安稳的社会,其实也黑暗涌动,这就是这里的现实。

        落泞也没有感慨太多,安慰了一下之后就将契约纸收了起来,同时给了林翎一张名片,“处理好你这里的事情,然后到这个地址来。”

        名片递上,幻境结界消失,一切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般,林翎看着空荡荡的餐桌,捏紧了手中落泞的名片。

        看向墙壁的钟表,这一整个过程的时间至少半小时,可钟表上却连一分钟都没过去。

        将餐盘收好,林翎走到后台,眼神重新散发光彩。

        “店长,我要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