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时时彩 - 我能贩卖穿越资格在线阅读 - 第7章 有没有兴趣做个交易?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书迷正在阅读:、、、、、、、、、、、
        寻找有穿越意愿的人,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白絮的扫描是大范围的,如果在自己所在范围内有那种穿越执念比较强的人,那么落泞就会直接知道对方的所在地。

        难点就是大范围的扫描消耗的能量比较多,然后就是扫描到了怎么“推”对方一把,最稳妥的方法并不是上去直接问,而是让人在潜意识里觉察到穿越的这一个点。

        比如说梦境,就是很好的一个方法。

        可大白天的也没啥人睡觉是不是,白日梦这种东西真的不好做,你做一会醒来可能就被领导扣工资了,嗯,还有被任课老师喊起来罚站。

        一路上落泞走了接近一个小时,扫了一大堆的人也只找到了三个穿越意愿比较强的人,但找到是一码事,通过观察落泞还是没有选择这三个人。

        穿越也需要脑子和身体,一个是垂危老人,一个是眼中再无希望的乞丐,一个是各种幻想满满而且高傲的二刺猿,落泞要送过去的是易湳与楚司所在的仙侠世界。

        还是一个比较高阶的仙侠世界,没点脑子外加弱者可是无法在那立足的,不说像易湳那种牛逼的大佬,最起码也要跟楚司那样即便关在牢里也能隐忍是不。

        早上就跑市里,一直找到中午都没有合适的人选,落泞最终选了一家小餐馆就坐里面点了个午餐。

        抱着白絮,落泞看向手机,一个上午的时间,易湳已经成功摆脱了元婴强者的追杀,但他自己也不好过,左臂如同断裂一般直直垂下,身上也尽是血迹。

        各种小伤口更是数不胜数。

        而看向群内,他跟楚司可谓是聊了几百条消息,一直都是楚司在出谋划策,易湳这才得以逃脱,现在躲在一片森林里,没了元婴强者,但多了许多的妖兽。

        世界意志的针对也会在这半天内达到最强的程度。

        自己也帮不了他们多少,接下来还是得看易湳自己的造化啊。

        “落泞落泞,你看那边,那个让那个女孩当穿越者怎么样?”

        落泞还在思考的时候,白絮忽然出声将落泞的思绪拉了回来,紧接着落泞就随着白絮的目光看向了这里的一个服务生,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这个人现在的情况,应该不算数执念了吧,这已经是怨念了吧,之前我居然没有感觉到。”

        落泞表示自己的感知不会有错,那已经超越执念的程度了,因为某些事情的发生导致这种执念变成了一种怨念。

        白絮滚了两圈表示对落泞的话赞同,“这个女孩她身上应该发生了很不了得的事情,而且她很懂得隐藏,你没发现即使有着这股怨念,她依旧表现得很平常么。”

        “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落泞这次没有反驳白絮的话,这个女孩看起来也就1米6不到,身上衣服是一套服务生的制服,而她则戴着一副老土的眼镜,打扮方面也颇为内敛,就像是无数女孩中最普通的一个。

        但那只是身为外人看到的假象,身为修炼者,落泞可以直接看到这女孩的“本质”,比如她脸上的皮肤,其实刻意抹了很多细淡的灰黑类低劣化妆品,一些小痘痘也是刻意弄上去的伪装。

        去掉这些伪装,然后换一身漂亮的衣服,打扮一番,落泞敢肯定,这绝对是一个超级好看的妹子。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不说什么不正当的途径,当个颜值主播都能大红大紫,可却刻意“变丑”当个低调的服务生,光是这心性,就值得落泞去争取一番。

        最关键的是,这么大的背负这么大的怨念,却能笑着迎合顾客,而且笑得还没有任何的瑕疵,这点落泞是最为在意的。

        只要是人才,他就需要。

        “白絮干得不错,这个妹子咱们带定了,看来要找个契机先了解一下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从根源下手才行。”

        白絮:“那简单,我直接在这里给你们开个结界就行了,不过我有个条件,回去了要给我剥10根棒棒糖。”

        “是是是。”落泞无奈答应着,身为一个球,白絮没有手没有脚,能做的一个动作也只有滚,想吃东西也只能让落泞帮忙动手。

        虽然落泞也对它为什么会有嘴巴眼睛这件事感到好奇就是了。

        等上菜完毕的时候,落泞也不着急,一边吃饭一边观察这个女孩,她的掩饰真的非常完美,要不是有着这冲天怨气外加自己是修炼者,落泞还真看不出任何弊端。

        然后在吃饱的时候,落泞向女孩招了招手,女孩先是犹豫着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微笑着走了过来。

        然后落泞打了个响指,白絮在那一瞬间发出一丝白光,紧接着整个餐馆场景快速变化,这里的人一个个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落泞白絮,还有这个服务生女孩。

        服务生女孩见此瞳孔忽然紧缩,然后快速地从背后掏出了一把匕首,在落泞以为对方要跟自己鱼死网破的时候,她拿匕首顶住了她自己的脖颈。

        “别动!你动一下我就死给你看!”女孩的声音很大,跟之前与客人聊天的声线完全不一样,这个本音更为空灵一些,可现在这空灵却竟是恨意与惊恐。

        落泞与白絮对视一眼,心道着这神展开倒是完全出乎意料了。

        他想到无数种对方会惊讶于自己手段然后做出的行动,甚至刚刚掏刀的行动都想到了,可完全没想过这种“自残性保护”。

        看到落泞没有动作,服务生女孩后退了两步,但手中握着的匕首的力气却是更大了,现在已经隐隐有着血迹从脖颈上流出。

        服务生女孩冷笑了一下,“你们老大不就是想要我这具身体壳子么,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啊,反正我已经无路可去了,如果你敢动一下的话,那么你只能带一具尸体壳子回去了!”

        听到这句话,落泞大概能猜到是什么情况了,即便再和谐的社会,也依旧会有着埋藏在深处的黑暗。

        落泞再度一打响指,身为修炼者的威压释放出来,直接朝着这个女孩袭去,一瞬之间,服务生女孩只觉得身体因为这强大的压迫感完全无法行动,甚至连呼吸都很困难。

        20多级,落泞怎么说都已经是个筑基修士了,普通人当然抵抗不了威压了。

        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虽然我不知道妹子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很遗憾,我跟你想的不是同一批人。”

        说着落泞拿出一张穿越的契约书,轻轻放在桌面上,嘴角微微上扬,“有没有兴趣跟我做个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