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时时彩 - 我能贩卖穿越资格在线阅读 - 第4章 干就完事了

PC蛋蛋网上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身为一个门派的长老,虽然说不上是最牛逼的那种,但在自己的青林门,易湳怎么说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弟子看到自己都会尊敬地喊一声长老好。

        而弟子为什么会尊敬长老?

        除了实力强大之外,自然是知识渊博了,别的不敢吹,可在知识方面,易湳表示自己可是被门派里称作书呆长老的,得来这个名称,正是因为自己博览群书,门派秘籍研究通透。

        对于阅读理解能力,易湳有非常大的自信,但仙长这写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浪?莫非是指浪涛?

        另外还有苟……嘶,这一句话完全看不懂啊,这就是仙长大人的知识么!

        不愧是仙长大人,内容如此高深!

        可仙长大人说这是穿越一定需要注意的事情,自己看不懂无视的话是不是不好,早知道之前看的时候就问仙长大人了。

        算了,第一条不注意问题不大,只是一条而已,其他的注意一下就……

        紧接着易湳就看向了其他的注意事项,然后他开始汗颜了,他发现,绝大部分自己都看不懂,每个字的自己都懂,但弄成这一坨就完全不懂了。

        落泞一直在白絮这里盯着易湳,随机到小国一个县城的街道上,易湳的运气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了,可他为什么一直不行动呢,直接就跑到客栈里喝茶看穿越注意事项了。

        自己应该发了任务才对来着,甚至连具体地点都标注了,刹莱城最重要的监狱,时间啥的都标注了,古代人的脑回路真难懂。

        等一下,落泞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那个穿越注意事项,曾经因为写得一大坨太长导致一些穿越者完全不想看,所以落泞用最为简洁经典的语言来概括,然后这些语言全是现代的。

        “emmm……”落泞算是知道为什么易湳一直在盯着这个看了,反正已经送过去穿越了,再关注那么多也没用了,毕竟他们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得做出超大贡献才行。

        穿过去消耗的能量不多,但穿回来需要超级多啊,从人家世界拉人回来,这种可是百分百被人家世界意志所针对的事情呢。

        确认易湳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行动,落泞也将白絮丢回了电脑前,让它继续看番,说句实话,他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一个球会喜欢看动画片?

        你应该只是个球吧!

        三个月之前,落泞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狗,一个人生活,只有一两个朋友,每天除去上学与打零工以外,落泞就再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有了白絮之后,直接向学校请长假,然后这三个月都是待在家里,管理着这家小小的杂货店,研究着穿越的各种事情,给穿越者们发布任务,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个就是修炼。

        有着穿越者们搜刮各种异世界的功法与技能,落泞可以通过白絮弄出来,都这样了又怎么可能甘心当一个平凡人呢,自己身为穿越者们的老大,要是没点东西那怎么行,就算有灵魂契约也会被看不起的好吧。

        别小看落泞这三个月都宅在家里,他这三个月等级也到了22级,在实力方面算得上是还不错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现代人等级也才3级。

        楚司10多级还是因为到了仙侠世界被迫修炼了,不然没穿越前他也同样是3级。

        有着白絮,落泞只管练,那什么重点啊精华啊啥的,直接灵魂灌入,完全不用自己去感悟。

        别人打游戏,装备、等级、技能等一堆东西要弄,而落泞只需要刷等级就行了,其他的白絮全部搞定。

        一个晚上的时间,落泞全在修炼中度过,而大清早起来打算晨跑的时候,他发现易湳那里出现问题了。

        易湳依旧是待在昨天穿越到那的客栈,搞到了点钱之后直接就住了下来,然后清早起来,他遇到打劫的了。

        站在二楼的走廊内,易湳双手托腮盯着下面的情况,嘴角不由得勾勒出一抹笑意,下面是两个势力因为某些事情而发生争执,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而两个势力的人的实力也都还不错,从自己的感觉上来看的话,比自己要差一些,如果根据仙长大人的等级定义,这群人大概在35级左右。

        穿越注意事项第17条,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在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能夺取的就都拿了,我们穿越者的宗旨就是绝不拿一针一线,而除此之外的全部带走。

        现在的情况不正是这个样子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易湳索性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看着这好戏上演。

        “祁叄,你当真打算要和我作对么,凭你手底下这点人,怕是不够吧,念在当年情谊,你现在带人走我还可以放你一马!”疑似正派方的人物,一个帅而阴柔的年轻人拔出了手中的剑,一脚踢翻一个桌子,将剑对准了那个留着胡渣的落魄年轻人。

        “哼,吕泗,你明知我对你的情意,你要功法我寻给你,你要丹药我也练给你,这二十年来我到底有哪点对不起你的地方,而你呢,却偷偷跟我小师妹在一起,她除了是个女人外,有哪点比我好!”祁叄双手捏着拳头,这一声大喊,周遭几人顿时变色。

        就连吕泗脸上的表情都青一阵红一阵,过了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我他妈就因为她是女人才喜欢的啊!”

        “少废话,既然你辜负我,那么我也没有什么顾忌了,纳命来吧!”

        双方人员顿时拔刀的拔刀,拔剑的拔剑,易湳这一瞬间都有些懵逼,本来以为是什么仇家,可你们这情节发展,信息量有点大啊!

        然后不知怎的,易湳忽然感觉自己坐着的凳子一松,他下意识就站了起来,紧接着凳子因为松掉而断裂。

        而在下一秒,易湳看到自己眼前的桌子也跟着莫名断裂,然后桌子上的茶杯因为桌子断裂而“啪”的一下摔在地面。

        一下子,整间客栈的人都看向了易湳的这个位置。

        在他人看来,现在的场景就是易湳拍烂桌子,然后顺手把茶杯也摔了一下,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挑衅啊!

        下面本来想开打的祁叄跟吕泗一同看了过来,祁叄不爽地撅起嘴,剑指易湳,“阁下,这是我们的事情,你这是几个意思?”

        易湳刚想解释,顿时他就想到了穿越者注意事项里的第7条:意外事情思三分,不浪不莽干也稳。

        仙长大人的话总是那么深奥,读起来虽然有那么一丢丢困难,但这一句易湳懂了,有意外事情时想一下,然后再干他们!

        仙长大人也说了,夺取其他人的资源拿来强化自身才是王道,所以干就完事了!

        然后易湳顿时冷着眼看向这两伙人,身上长袍无风自飘,“我是几个意思,现在不是很明确么!”

        老子就是想抢你们的东西啊!

        易湳嘴角上扬,而在白絮这里看着这一幕的落泞捂头,事情无缘无故发生并且引到身上,这显然就是世界意志开始清除外来者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