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北京赛车 -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 第219章 种玉(二更)

幸运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李澄空信步走在草原上,打量周围,不时抬头看虚空变化,体验着灵气的变化。

        聚灵阵之下,周围灵气都要发生变化。

        开了天眼之后,他感觉如虎添翼,精神力的强大终于能够体现于视觉上。

        他眼光更加敏锐、更加清晰,甚至能看到灵气。

        天地在他跟前揭开了另一层面纱。

        他更加了解这世界,与这世界贴合得更紧密。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感觉,对于修炼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老爷,我如果真加入上清峰,你会如何?”袁紫烟用开玩笑般的神情娇笑。

        李澄空把眼睛从天空收回,转向袁紫烟,淡漠的道:“你说呢?”

        “不会杀了我吧?”袁紫烟巧笑嫣然。

        李澄空发出一声轻笑。

        这一声轻笑听得袁紫烟浑身发冷。

        她勉强笑道:“应该不至于吧?”

        “不至于。”李澄空目光投向远处,举步缓行。

        袁紫烟呆呆而立。

        她能确定。

        自己真要加入了上清峰,一定要遭到这死太监的毒手!

        这么长时间的软化根本没用,顽石不点头,冰块不融化,白费功夫!

        想到这里,她咬了咬牙,暗暗发狠。

        “还不跟上!”李澄空的声音远远传来。

        他已经走出了两百多米。

        袁紫烟深吸一口气,飘到他身后,跟着他缓步而行:“老爷,放心吧,我不会进上清峰。”

        李澄空“嗯”一声:“别犯糊涂就好,……你自己回去吧。”

        他一闪消失无踪。

        ——

        下一刻他出现在了皇宫,直接来到了光明宫外。

        他乃知机监四品太监,金甲太监,可直接进宫,畅通无阻的来到光明宫。

        通禀之后,他进入光明宫内,行礼见过独孤乾与陆璋,直接说了草场皇庄抗租之事。

        独孤乾脸色阴沉。

        他一听便知道是自己那些儿女们搞的小动作。

        儿女大了,心思也多了,个个只想着往自己府里捞钱,全然不管整个大月江山社稷如何。

        草场关系战马质量,草场出问题,四营的战马都要出问题。

        虽然四营只负责守卫神京,平时没什么危险,可他们的存在就为了万一时刻,须臾不能分神。

        谁知道哪一刻需动用他们!

        如果关键时刻出差错,导致四营战力大损,致命江山社稷动荡,他们都将是大月的罪人。

        想到这里,他脸色越发阴沉。

        “陛下,这些抗租之人多数都是皇子公主的门下,我这个草场场主要是把他们都送进天牢,依他们欠下的租子,个个都得流放,重者甚至腰斩,到时候……”

        “一群混帐!”独孤乾冷冷道。

        “臣惭愧,臣无能,此许琐事还要惊动圣驾。”

        “你是在嘲笑朕教子无方吧?”

        “臣不敢。”

        “不敢,而不是不想!”独孤乾冷冷道:“李道渊,你好自为之!……陆璋,拿给他看看!”

        “是,陛下。”陆璋从轩案后站起,从左上角的一摞奏折中拿出一本递给李澄空。

        李澄空接过来翻看,眉头挑了挑,笑道:“六科言道还真是消息灵通!”

        上面是弹劾自己行事严苛,激民怨,滥刑罚,少宽恕,非为牧之道。

        陆璋指了指那一摞奏折:“这些都是参你的,陛下知你直心用事,皆留中未发。”

        “多谢皇上。”李澄空抱拳。

        “你若无私心,朕也不是老糊涂。”独孤乾哼道:“少耍那些心眼!”

        “是。”李澄空做恭敬状。

        站在独孤乾跟前,他能清晰感觉到天子剑的存在,就悬在独孤乾的头顶,宛如一只巨兽,随时一跃击杀自己。

        他浑身汗毛竖起,如履薄冰。

        独孤乾若是一怒而起,自己毫无抗手之力,随着自己越强大,越能感受到独孤乾的强大。

        “去吧,此事你自己处理好,朕不会插手。”独孤乾哼道。

        “是。”李澄空抱拳行礼告退。

        待他离开光明宫,陆璋微笑:“陛下,这确实是一柄利剑。”

        “一往无前的劲儿倒是不错,但愿他不会伤朕的手。”

        “陛下过虑了,他毕竟是老洪的弟子。”

        “嗯,但愿吧。”

        ——

        李澄空出了光明宫,折向了明玉宫,见到了后花园里与梅妃说话的玉妃。

        梅妃见到他之后,嗔怪他一直不过来,不进梅香宫一步,不给她机会亲近。

        李澄空笑着道歉,解析说自己一直在左奔右走,没有闲下来的时候,一闲下来又被皇上放到草场上,委实难抽出时间进宫,往后一定多去梅香宫看她。

        梅妃这才满意的放过他,告辞离开。

        后花园只剩下玉妃与李澄空,宫女太监们都被挥退。

        正午的阳光下,后花园明媚动人。

        玉妃半躺在小亭的软榻上,上下打量李澄空。

        软榻四周围以白幔帐以遮风,一阵风吹来,白幔帐轻飘,拂动到她身上。

        李澄空好一阵子没来明玉宫,此时再见到,她能清晰感受到李澄空气度的变化。

        “娘娘,我收了个丫环,娘娘知道吧?”

        “你真是能胡闹,袁紫烟?”玉妃摇头。

        李澄空不好意思的笑笑。

        他接着便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因为知道上清峰底细的,他所认识的人当中也只有玉妃了,只能过来求助。

        “唔……,春华秋实神功……”玉妃似乎有一点点印象,努力搜寻自己的记忆。

        李澄空轻啜着茶茗,打量四周。

        宫里的气候与外面还是有差别的,远比外面温暖,但也没到温暖如春的程度,是深秋之感。

        隐隐有萧瑟之意。

        皇宫里尤其容易生出此感,而明玉宫皆是白玉所俦,尤其容易泛起冷清感,仿佛广寒宫。

        “想起来了!”玉妃一拍玉掌,坐直身子:“是蓝田种玉诀。”

        李澄空顿时精神一振。

        “上清峰有这门奇功,不过嘛……,对资格的要求太高,很少有人能练成。”

        “此功有何妙用?”

        “这奇功与寻常的心法不同,讲的是蕴养之妙,十年养蕴,一朝破土顽石便成玉。”

        “奇在何处?”

        “顽石成玉,便是跨越一个境界。”

        “十年一境界……”李澄空皱眉道:“不管什么境界都能跨越一个境界?”

        玉妃轻轻点头:“此功的奇便奇在这里。”

        她知道李澄空明白了这蓝田种玉诀的玄妙所在。

        前面的境界,十年一境界确实很慢,但也没必要用蓝田种玉诀,其他心法就好。

        可到了后面,例如到了宗师之后,十年一境界,简直就是作弊一般的速度。

        恐怕也就李澄空这般怪物才能更快。

        “如果我练了此诀呢?”李澄空问。

        玉妃摇头:“它需要的资质很奇异,既不是悟性也不是身体,总之玄之又玄,无从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