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北京赛车 -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 第211章 上门(六更)

贵州快3开奖结果

书迷正在阅读:、、、、、、、、、、、
        独孤漱溟对李澄空的到来很惊奇。

        他现在应该很忙,那草场就是一个火坑,不过她相信难不住李澄空。

        凭李澄空的智慧,绝对应付得来。

        但总是要忙乱一阵子,怎会忽然跑到自己府上来坐客,而且还要住上几日。

        两人坐在湖上小亭里,欣赏着干瘦的湖水,枯败的荷叶。

        李澄空摇头笑道:“殿下,不如去我草场那边,温暖如春,百花齐放,胜过这边百倍。”

        独孤漱溟斜睨他一眼。

        李澄空笑道:“当然,那是占了温暖的便宜,真正的布置还是差这里不少的。”

        独孤漱溟哼一声。

        “殿下,我这次是躲九皇子。”

        “霍天风?”

        “我们大月九皇子。”李澄空摇头道:“他盗草场的战马。”

        “好大的胆子!”独孤漱溟玉脸一沉。

        战马可不是寻常的马,盗战马的罪责深重,轻则放逐重则斩杀。

        “他再高明的手段,总会露出马脚,偏偏没人去管,这便是金枝玉叶的好处。”

        独孤漱溟白他一眼。

        李澄空道:“我处理了他手下,恐怕他会恼羞成怒的报复上来,我又不能收拾他,只能躲一躲了。”

        “嗯,躲一躲也好。”独孤漱溟哼道:“我这个九弟,莽撞暴躁,性子上来什么都干得出来!”

        “殿下你能护住我吧?”

        “他再暴脾气,也不敢在我这里胡来,放心吧!”独孤漱溟道。

        李澄空露出笑容:“那我就放心练功了,殿下,我先去练功了。”

        他越来越迫切想成就大宗师,到时候,想灭谁就灭谁,只有自己招惹别人,没有别人招惹自己的份儿!

        独孤漱溟点头。

        李澄空来到自己的院子。

        从第一次来公主府,他一直住在这间院子,显然一直有人打扫着。

        袁紫烟进来之后,不需要再收拾。

        李澄空直接坐到榻上练功,吩咐袁紫烟不要打扰自己,他想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再吩咐。

        袁紫烟知道他进入闭关状态,点头答应。

        ——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三十七骑士纵蹄来到清溟公主府外,气势汹汹。

        当头一青年身形魁梧如熊,相貌粗犷,圆脸粗脖子,浓眉大眼,此时正竖起眼角,煞气逼人。

        他跳下马,直接往里闯。

        清溟公主府外的护卫们忙踏上前挡住路。

        圆脸青年怒瞪四个护卫,冷冷道:“我也敢拦?你们活腻了?!”

        “九殿下,容我等通报。”一个英俊青年护卫沉声道。

        “啪!”九皇子独孤雷狠狠一巴掌。

        英俊青年一个踉跄,后退两步背抵石狮嘴角。

        他捂着脸,平静的道:“九殿下,容我等通报,否则便是失职!”

        “啪!”独孤雷追上去又是一巴掌。

        英俊青年不敢挡,不敢躲,脸颊另一侧又结结实实挨一巴掌。

        独孤雷咬牙切齿:“什么玩意,一个小小护卫也敢拦老子,找——死——!”

        “请容我等通报!”英俊青年沉声道。

        “好好好!”独孤雷狞笑着连连挥掌。

        “啪啪啪啪……”清亮耳光声中,英俊青年脸迅速肿成一个猪头。

        独孤雷非要一气把他打死。

        从昨天听到消息,一口郁气就把胸口堵得厉害,好像有棉花塞在肺里,难受无比。

        此时被这英俊青年一激,火上浇油,杀意如烈焰般熊熊,要硬生生把这英俊青年打死才罢休。

        独孤漱溟已经听到了消息,摇摇头来到府外,一步横在独孤雷跟前,挡住英俊青年,冷冷道:“九弟,闹够了没有!”

        “殿下……”英俊青年脸如猪头,嘴角流血不止,双眼却透着沉静与从容。

        独孤漱溟摆摆手:“你进去吧。”

        “是。”英俊青年贴着石狮挪进府门。

        “给我站住!不准走!”独孤雷忙跳着脚喝道:“不准走,给我站住!站住!”

        “你闭嘴!”独孤漱溟喝道。

        这一声断喝蕴着深厚内力。

        独孤雷只觉巨鼓在耳边猛一敲,耳鸣眼花,顿时身子晃动,差点儿摔倒。

        独孤漱溟哼道:“老九,你长能耐了,敢来我府上如此放肆!”

        独孤雷脸色迅速变化,嘿嘿笑道:“四姐,我就是被那小子气得,那小子根本不把我这个皇子放眼里,敢直面顶撞,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他要是放你进去,就会被逐出公主府。”独孤漱溟淡淡道:“你说说,是挨你一顿打好呢,还是被逐出公主府好呢?”

        “嘿,四姐治府如治军呐,规矩这般森严?”独孤雷笑道:“从前没这样吧?”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独孤漱溟道:“你来干什么?!”

        “我是来找人的。”独孤雷道:“四姐你要替我做主哇,我们都是父皇的子女,胳膊肘可不能外往拐啊!”

        “说,什么事?”独孤漱溟冷冷道。

        独孤雷道:“李道渊,他也吃了熊心豹子胆,四姐,我发现你府上的人都是胆大包天!”

        独孤漱溟道:“走吧,进去说话。”

        “对对,进去说话。”独孤雷忙点头。

        独孤漱溟转身往里,独孤雷跟着往里,三十六个护卫也跟着进去。

        独孤漱溟瞥一眼没多说,任由他们进府。

        独孤雷来到大厅之后,大喇喇的坐到太师椅里,笑道:“四姐,把那小子唤过来吧。”

        “李道渊?”独孤漱溟道:“他正闭关,不见外客。”

        “我说四姐,”独孤雷摇头笑道:“这里不是他的场主府,是公主府,他只是奴才,我们才是主子,他一个奴才竟然如此吩咐,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忘了自己的本份!”

        独孤漱溟道:“他正在练功紧要关头,不能打扰,过一阵子再说罢。”

        “四姐——!”独孤雷放下茶茗,脸上笑容收起,皱眉道:“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

        独孤漱溟淡淡道:“什么胳膊肘不肘的,少啰嗦,想见他就等几天!”

        “让我堂堂皇子等他一个太监?”独孤雷失笑道:“四姐,你没弄错吧?我一刻也不能等!”

        独孤漱溟道:“你还想搜一搜我的公主府?”

        “实在没办法,只能这么干了!”独孤雷道:“得罪之处,容我以后再赔罪,这个李道渊我一定要废掉的!”

        “废掉他?”独孤漱溟失笑:“你不是不知道他的武功!”

        “我不信他敢还手!”独孤雷哼道。

        独孤漱溟:“少在这儿丢人现眼了,你干了什么好事,还敢理直气壮的胡来,要不要我跟父皇说一说?”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