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北京赛车 -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 第164章 机会(六更)

苹果彩票快乐时时彩开奖直播

书迷正在阅读:、、、、、、、、、、、
        李澄空摆摆手,示意紫袍太监别开口打扰他们,让他自己来就好。

        “那李大人就自便吧,咱家回去还旨。”

        紫袍太监们巴不得如此,一刻也不想呆在知机监,好像多在这里呆一刻就多染一分衰老气息,折自己的寿。

        待他们离开,李澄空抱拳一礼:“李道渊见过四位前辈。”

        四个老太监有高有矮,有胖有瘦,这时都闭着眼睛迎着太阳,一脸享受神色,好像没听到他说话。

        袁紫烟俏生生站在一旁,看李澄空吃瘪,紧抿红唇不让自己笑出声。

        李澄空微微一笑,袖中忽然激射出四道永离神指。

        “砰砰砰砰!”四个老太监一跃而起,或掌或出拳迎上指力。

        “砰砰砰砰砰砰……”连绵不绝的闷响声中,李澄空袖中不停射出永离神指,四个老太监在空中飞来飞去,翩翩如鹤,落不下地。

        “停停停!”一个圆胖老太监喝道。

        李澄空微笑收手。

        四个老太监翩然落回躺椅中。

        圆胖老太监哼道:“真是年少轻狂!”

        李澄空微笑。

        “好罢,知道你啦李道渊,随我来。”他太胖了,艰难的坐起,宛如企鹅一般走在前头,丝毫没有先前在空中的灵动翩然。

        李澄空抱拳冲另三个老太监一笑。

        三老太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闭上眼睛继续晒太阳。

        袁紫烟大失所望:这样也行?!

        圆胖老太监哼道:“老夫黄煌,监主是也!”

        李澄空抱拳:“见过监主,恕小子失礼了!”

        “哼哼,你确实大胆,不过也难怪,换了谁,像你这般年纪这般修为,也是一样。”黄煌哼哼两声道:“这年头,谁的武功厉害谁的气就粗。”

        李澄空笑而不语。

        所谓财大气粗,在这个世界,则是武功强则气粗,当然权势也同样重要。

        可在武功跟前还是差了一点儿。

        武功强弱是一个人本身的强大与否,就像强壮高大之人看又矮又瘦之人,本能的会有优越感与俯视感。

        黄煌推开一间院门:“这里就是你的住处了,看看吧,中不中意,……嫌弃也没办法,就这里了!”

        李澄空踏入院内。

        满目荒芜。

        枯黄杂草遍地,花圃枝叉肆意横斜,乱七八糟,窗纸数处破洞,随风呼扇。

        李澄空扭头看向黄煌:“监主,真是这里?”

        黄煌打量一眼,无奈的点点头。

        “就没别处了?”

        “别处都有人,你难道还要抢别人的院子?”

        “那也不至于这般荒凉吧?”李澄空不满的道:“这哪是住人的地方!”

        “休得啰嗦!”黄煌哼一声道:“知机监五十年没进新人了,谁让你来得这么突然,监里又没什么仆从,就你带着一个美貌丫环,哼哼!”

        黄煌的目光在袁紫烟身上掠过。

        袁紫烟精神一振。

        这是不是意味着李澄空不能带着自己?自己就自由了?!

        李澄空道:“好罢,那我自己收拾。”

        “这才对嘛,那你就收拾吧。”

        “对了监主,我们知机监可有什么事做?”

        “除了轮值护卫皇上,再无他事。”

        李澄空点点头。

        “你不用轮值。”黄煌哼道:“皇上已经特意说了,你不必参与轮值。”

        李澄空皱眉。

        黄煌笑眯眯的道:“你这是真正的彻底的养老了,得罪了皇上吧?”

        李澄空哼一声。

        “年轻气盛啊……”黄煌摇着头离开。

        李澄空瞪一眼兴奋莫名的袁紫烟:“还愣着干什么?干活啊!”

        袁紫烟撇撇红唇,放下包袱开始打扫。

        李澄空则站在小亭里负手看天空,呆呆出神,思忖着破局之法。

        把自己罚离独孤漱溟身边,免得再撺掇她闯祸?

        可能在每个父母眼里,自己的孩子没错,都是旁人的错。

        皇家子弟而言尤其如此,金枝玉叶娇贵不能重罚,那就罚身边之人算是重罚,让这些金枝玉叶在肆意行事的时候,身边的人能挡一挡。

        他对于离开公主府没什么失落。

        而且他顾不得失落,反而泛起强烈的危机感。

        七皇子虎视眈眈,这个时候绝不会放过机会,如果他把自己要到七皇子府去当护卫,那如何是好?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防备这一情况。

        他转头道:“我回屋练功,不得打扰!”

        袁紫烟正在埋头清理杂草、修剪枯枝。

        秀发被丝巾包裹,白玉脸庞被白纱遮住,换了一身旧衣衫,仍难掩婀娜身段。

        她抬头答应一声,又埋头继续忙活。

        李澄空回正屋。

        屋里只简单清理一下灰网,仍显残破,只能勉强住人而已。

        他顾不得这些,盘膝坐上床榻,闭上眼睛运转天隐心诀。

        ——

        七皇子府,七皇子与吴轻舟正对坐喝酒。

        阳光透过窗户照到桌上,镶金边的玉杯与玉碗皆流转着温润光泽。

        “呵呵……呵呵呵呵……”七皇子放下玉杯忽然放声大笑,摇头不已。

        吴轻舟笑着轻啜一口酒:“殿下所笑为何?”

        “呵呵,”七皇子抚髯笑道:“我笑那李澄空,父皇还是看不过他太猖狂,终于出手罚治!”

        “皇上也难呐。”吴轻舟放下玉杯笑道:“上有玉妃,下有清溟公主,打不得骂不得,一碰就炸,只能拿李澄空撒气了。”

        “罚去知机监养老,罚得好,哈哈!”七皇子独孤烈风大笑道:“痛快!”

        他刚开始只拿李澄空为诱饵,是为了引出汪若愚这只老狐狸,把他背后的势力一举铲除,否则永不能心安。

        可后来发现李澄空已经脱离了诱饵的范畴,竟然敢与自己做对了。

        这让他如鲠在喉,不拔去这根刺心里就不痛快。

        吴轻舟笑道:“殿下,你的机会来啦!”

        “此言怎讲?”

        “既然是回了知机监,那就是离开了公主府,就可以重新轮值了吧?”

        “嗯——?”独孤烈风眼睛一亮:“把他弄来府上?”

        他一点即通,呵呵笑道:“到时候,我想怎么炮制他就怎么炮制他!”

        吴轻舟抚髯微笑。

        这话有点儿夸张了,金甲太监可不是一个皇子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的。

        但放到眼皮子底下就没办法再闹幺蛾子。

        独孤烈风皱眉:“恐怕父皇不会同意。”

        “皇上现在应该盛怒未消,要赶紧去见皇上,这个时候未必不会同意。”

        “唔……”

        “殿下,机会难得!”

        “好,我现在便去见父皇!”

        独孤烈风将玉杯一饮而尽,起身便走。

        PS: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