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北京赛车 -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 第133章 迷踪

PK10牛牛网上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独孤漱溟看向李澄空:“有青莲圣教的高手吗?”

        李澄空道:“十二个。”

        独孤漱溟摇摇头。

        七弟的吃相也太难看了,看来他很宠爱这袁紫烟。

        他终究还是不如父皇的冷酷,太过风流多情,若是父皇,原则第一,儿女第二,美人儿第三。

        二十个宗师高手簇拥着袁紫烟站在屋顶,凝视这边。

        李澄空笃定他们破不了隐踪阵,但偏偏看向这里。

        他转头打量朱凤山与另一个老者:“看来是你们故意引来的。”

        朱凤山一怔。

        许素心一听他这话,“腾”的就火了。

        刚要开口驳斥,却发现程霜舟忽然扑向自己。

        他目光冰冷,迥异于平时的温和。

        她反应过来,将欲后退之际,程霜舟却忽然飞起,在空中喷出血箭,横撞上石柱子,软绵绵往下滑落。

        李澄空慢慢收回右掌,摇摇头。

        许素心脸色变换。

        从难以置信慢慢变冰冷,冷冷质问程霜舟:“为什么?!”

        她难以相信自己身边真有内奸,而且还是一直信任有加的近身护卫!

        朱凤山比她更惊讶,更无法相信:“程兄,你你竟然是内奸?!”

        程霜舟直勾勾盯着朱凤山。

        “不可能吧,一定是弄错了!”朱凤山急忙说道。

        程霜舟依旧直勾勾看着他,眼里缓缓浮现讥诮。

        “程兄?”

        “哈哈哈哈哈哈”程霜舟忽然嘶声大笑。

        许素心冷冰冰盯着他。

        “程兄,为什么?”

        “哈哈哈哈”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朱凤山怒吼。

        程霜舟戛然而止,冰冷目光缓缓扫过朱凤山、许素心,发出一声冷笑:“幽夜堂该死,一个也不该活!”

        许素心眼眸冰冷,缓缓问道:“为!什!么!”

        “哈哈哈哈”程霜舟再次癫狂大笑,一边笑,嘴里一边汩汩冒血。

        李澄空道:“少堂主,内奸就是内奸,杀了便是,何必自寻烦恼!”

        不管因为什么,都改变不了他害了一个同伴、出卖了他们的事实。

        “我想知道为什么!”许素心冷冷盯着程霜舟。

        程霜舟却只是癫狂大笑,再不说话。

        许素心咬了咬牙,看向李澄空:“是我有眼无珠!”

        这个李道渊真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说春华宫会拦截,说中了,说有内奸,又说中了!

        李澄空摆摆手。

        程霜舟笑声越来越弱。

        独孤漱溟摇摇头,暗自叹息。

        想必又是一番血海深仇。

        许素心袖中忽然探出一柄短剑,刺进程霜舟心口,冷冷看着他双眼。

        程霜舟面露嘲笑,对死亡毫无惧意,反而一脸解脱之色:“少堂主,我在下面等着你!”

        许素心冷冷拔剑,拭去鲜血收进罗袖。

        想到被害的冯伦,就觉得这么痛快地杀了他简直太便宜他了。

        李澄空道:“看来他是留下了暗记,所以他们能围住这里。”

        “这里能坚持几天?”许素心平静的问。

        李澄空道:“拖得越久,会来更多的人,最好现在就解决了他们。”

        许素心露出一丝苦笑。

        她何曾不想直接解决了他们,可却只能想想。

        二十个宗师高手,杀他们这一院的人跟玩儿似的!

        李道渊再厉害也难挽狂澜。

        “朱伯他受伤太重,拜托李公子照顾一下他!”许素心平静的道。

        李澄空眉头挑了挑。

        许素心道:“他们要杀的只有我,会紧追着我!”

        她说罢往外冲。

        独孤漱溟瞪向李澄空。

        李澄空却笑眯眯的看着许素心拉开院门冲出去,引着二十个宗师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你”独孤漱溟恼怒的瞪向李澄空:“赶紧救人呀。”

        李澄空道:“这是最好的做法了,牺牲她一人,保全了我们三个。”

        朱凤山脸色铁青。

        他一言不发冲出去。

        大仇得报之下,自己心里空荡荡,一下失去了目标。

        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报仇的一丝希望在撑着,自己早就无法忍受活着的痛苦,早就解脱。

        少堂主竟为了救自己,毅然冲出去,舍弃她花儿一般的人生。

        少堂主死,自己何惜这残躯。

        至少,少堂主到了黄泉路上还有自己这个护卫,不会孤单单凄惨惨一个人,不会受欺负。

        独孤漱溟冷冷道:“没想到你心肠冷硬到如此程度!”

        李澄空笑道:“殿下已经不止一次骂我心肠硬了。”

        独孤漱溟狠狠白他一眼。

        每次觉得他心肠冷硬,可往往发现是自己误会了他,可这一次不会错。

        他对许素心舍身竟无动于衷,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送死。

        一直以为他不一样,不像别的太监那般扭曲了心性,可现在看来他也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

        如果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男人,许素心如此美艳绝伦女子,早就不顾一切的搭救。

        哪像他这般懒洋洋,一幅不想惹麻烦的模样!

        “殿下,人各有悲喜各有命运,我们不是神仙,不能救所有人。”

        “我不想听你这些屁话,赶紧救人!”独孤漱溟沉下玉脸。

        “现在恐怕已经晚了。”李澄空笑道。

        她可能因为内疚,在自己跟前一直压着脾气,现在终于压不住了。

        独孤漱溟哼道:“难道你眼睁睁看着她送死,就一点儿不内疚?”

        李澄空笑着摇头。

        “冷血之人!”独孤漱溟冷哼。

        李澄空笑道:“殿下你要跟我翻脸啊,何至于此!”

        独孤漱溟闭上眼不理他。

        李澄空笑道:“殿下放心,她死不了。”

        独孤漱溟睁开明眸。

        随即眯起眼。

        许素心一脸疑惑神色,轻盈踏进小院,身后跟着同样疑惑不解的朱凤山。

        “这?”许素心迟疑,随即恍然:“是那阵法?”

        李澄空笑着点头。

        “这是什么阵法?”

        “迷踪阵,你不管怎么走,都能走回来。”李澄空道。

        “神乎其神!”许素心感慨。

        沿着小镇街道一直往南,来到滔滔河水前。

        跨过河上的桥就出了曲水镇。

        他们武林中人懒得找桥,直接用轻功过河。

        像寻常人一样走桥,岂不辜负了苦练的轻功!

        可她落地之后,眼前一花,竟便出现在小院前。

        跨进来便见到李澄空与独孤漱溟。

        “多谢李公子!”许素心不好意思的抿嘴垂头笑。

        她原本以为李澄空不想帮忙,隐有怨气,现在知道误会他了。

        李澄空呶呶嘴:“他们会困在这里,你们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此时二十个宗师簇拥着袁紫烟重回到那座屋顶,个个脸色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