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北京赛车 - 超脑太监在线阅读 - 第55章 急召

上海快3网上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光明殿是大月朝皇帝独孤亁的御书房。

        光明殿外表平平无奇,既不恢宏也不壮阔,在庞大的禁宫建筑群里并不显眼。

        其实乃无数能工巧匠智慧所凝。

        光明殿的藻井嵌了九颗夜明珠,珠光被放大了数十倍,令殿内夜晚仍如白昼。

        身在光明殿内,难分白昼黑暗。

        数十名禁宫护卫围得密密实实,内三层外三层,真真正正的飞虫难进。

        大殿内金砖铺地,龙案立中央。

        龙案北三米处竖着一道巨大屏风,高有两米,长有十米,上绘山川社稷图,图上写着一个个人名。

        身形魁梧壮硕的独孤亁正在龙案后批阅奏折,案边站一瘦小的老太监。

        老太监相貌寻常,嘴唇单薄,稀拉拉的山羊胡子,双眼凌厉逼人。

        独孤亁身为大月朝皇帝,正处于六十岁的鼎盛时期。

        他面如冠玉,相貌英武,双眼开阖之际冷芒闪动,显示出一身深厚的武功修为。

        身为大月朝的皇帝,独孤亁也是宗师境的高手,十丈之内落蝇可闻。

        他忽然抬头:“陆璋,你去把溟儿带进来吧。”

        “是,陛下。”太监陆璋躬身答应。

        他一甩拂尘跨出大殿,大步流星脚不沾地,来到两百米外的光明门。

        光明门前,独孤漱溟正被禁宫护卫们挡住不能进,她脸沉如水,让周围禁卫们不敢喘大气。

        可尽管独孤漱溟气势逼人,空气好像凝固,他们还是不敢擅自放她进去。

        陆璋踏出光明门,一袭绯袍,银丝玉柄拂尘一甩,冷肃脸庞挤出一丝微笑:“公主殿下,陛下有请。”

        独孤漱溟抱拳淡淡道:“有劳陆公公。”

        “老臣的本份。”陆璋躬身侧请。

        独孤漱溟莲步袅袅,宛如行云流水,很快来到光明殿外,挑帘进去。

        独孤亁恰好抬头看过来,与独孤漱溟的清冷目光相对。

        独孤亁露出一丝笑容,招招手:“溟儿,难得你来看朕,真是稀客。”

        独孤漱溟来到龙案前,冷淡的说道:“父皇日理万机,何其繁忙,女儿一闲人,可不敢擅自打扰。”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说罢,什么事?”

        “娘她的病越来越重了。”

        “唉……”独孤亁起身,负手来到龙案前踱步:“她受苦了啊,可惜……”

        他摇摇头:“清微山主与大雪山宗主都来看过,已经表示无为力了,这便是命!……溟儿你想开一点儿,别一天到晚苦大愁深的,怨天怨地。”

        “他们是故意推脱!”独孤漱溟冷冷道。

        “纵使知道,朕又能拿他们如何?”独孤亁摇头:“总不能强行留他们在宫里替你母妃疗伤吧?”

        “代价不够罢了。”独孤漱溟淡淡道。

        独孤亁沉下脸来,皱眉道:“你是怨朕吧?”

        “父皇,我有一个人选,或许能救娘。”

        “谁?”

        “孝陵种菜太监李澄空,他练成了太素神宫的太素御星诀,可镇压赤阳真火。”

        “孝陵种菜太监李澄空……”独孤亁皱眉沉吟,好像听说过这名字。

        随即他想起,皱眉道:“你想让他进宫替你母妃疗伤?”

        “是。”独孤漱溟点头:“父皇你应该知道他吧?”

        秦天南一定将李澄空报告上来了。

        巡天卫有直达天听之力,秦天南一旦写密折上奏,密折可以绕开内阁与科道,直达龙案上。

        “嗯。”独孤亁颔首:“说是什么资质天下难寻,古往今天罕见,秦天南何时也这般浮夸,妄言第一!”

        “父皇,能不能调他过来?”独孤漱溟道。

        她现在不管李澄空资质高低,只关心能不能镇压得住赤阳真火,能不能救母亲。

        “孝陵种菜,不得迁转。”独孤亁摇头道:“这是祖制,不能违背。”

        “为了救娘,也不行?”独孤漱溟紧盯着他。

        独孤亁叹道:“甭说是你母妃,便是朕,也不能因此违了祖制。”

        即使身为帝王也不能随心所欲,规矩一定便不能违,否则便动摇人心,有损威严,动摇江山社稷。

        独孤漱溟冷冷瞪着他,心寒之极。

        在父皇眼里,江山社稷最重,所有人,不管妃子皇子,在江山社稷跟前都要靠边站。

        “父皇,我有个主意。”独孤漱溟道:“他保持孝陵种菜太监的身份,临时调过来,待娘的病好了,再让他回去,这也不算迁转吧?”

        “……唔,这倒也不算违祖制。”独孤亁慢慢点头,露出笑容:“溟儿,你的脑子确实好使!”

        独孤漱溟嫣然微笑:“父皇过奖了,那父皇就召他过来吧。”

        自己一句话将当初扫东阳门的李澄空罚到孝陵,是因为那时候李澄空无品无级,而且是在钟鼓司,二十四衙最低贱的一司,现在却不成。

        没有父皇的旨意,没人能调动得了神宫监的人手。

        独孤亁沉声道:“陆璋!”

        陆璋先前如隐身,此时踏前一步,如从漆黑的角落里站到灯光下。

        “陛下。”

        “下旨,调孝陵种菜太监李澄空临时进宫!”

        “遵旨!”陆璋坐到旁边的案前,提笔便写。

        独孤亁沉声道:“来啊!”

        大殿外转进一个魁梧禁卫,躬身一礼:“臣在!”

        “召程思谦!”

        “是!”

        魁梧禁卫退出大殿。

        片刻过后,一个玉树临风般的英俊青年大步流星进到殿内,抱拳躬身:“臣程思谦,见过皇上!”

        “程思谦,你亲自带队,率一队天风卫去孝陵接人,”独孤亁从龙案拿起一枚雕着云纹的银牌,抛给他:“明天正午之前把人带回来!”

        “是!”程思谦双手接住银牌。

        他又接过陆璋递出的圣旨,双手捧着圣旨与银牌退出大殿,转身疾驰而去。

        “溟儿,这回你满意了吧?”独孤亁微笑。

        独孤漱溟紧抿红唇深深一礼。

        “行啦,跟父皇见什么外。”独孤亁道:“父皇何曾不想让你娘早些好!”

        “那父皇,我便去陪娘了。”独孤漱溟道:“她这会儿又该醒了。”

        “去吧去吧。”独孤亁笑道。

        他对自己这个女儿还是满意的,虽然脾气差了点儿,太过冷硬不会柔婉媚人,没有女儿家的娇柔,让人怜惜不起来,可纯孝已经难得。

        他负手目送独孤漱溟离开,摇头叹道:“唉……,玉儿再不好,这丫头都要疯了。”

        “玉妃娘娘的伤越来越重,容貌也毁得更厉害了。”陆璋惋惜的道:“臣等无能,束手无策!”

        独孤亁摇摇头:“说来说去,还是玉儿的命不济。”

        他看向明玉宫的方向:“溟儿现在是病急乱投医,竟然要请一个孝陵种菜的来疗伤,真是……”

        他满脸的不以为然。

        但知道若不答应,独孤漱溟不知要闹出什么来,依她的脾气,当场破口大骂也干得出来。

        陆璋道:“清溟殿下孝心必能感动上苍,玉妃娘娘一定会好起来的!”

        “但愿如此吧。”独孤亁坐回自己龙案后,随意的说一句:“听说李澄空他跟汪若愚走得近,你别打压他。”

        “是。”陆璋忙道。

        他吓了一身冷汗。

        自己正打算收拾了这李澄空,也算是提醒宫里太监们现在是谁当家。

        可皇上这话一出,自己断不能再找李澄空的麻烦,还要收束手下们不能乱来,否则会把帐算到自己身上。

        自己可不想跟汪若愚似的去孝陵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