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时时彩 - 基因密码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忍心

苹果彩票快乐飞艇开奖直播

书迷正在阅读:、、、、、、、、、、、
        “要我说,既然药剂都快研制成功了,你不如也把药剂打到你身上吧。”

        进到电梯后,大斌看似随意的对我说道。

        “你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我眉头微皱的看向大斌,怎么突然扯到这个问题上来了?

        “你不是说左丘那家伙注射了大量药剂吗?然后才变得那么难对付。他一个脑袋都那么厉害,你四肢健在,如果真成了,那我们以后也就不用再担心左丘了。”

        大斌一边说着,一边用右手上的指甲戳下了电梯的第二十六层按钮。

        我没再说话,因为大斌说的对!

        长久以来,身边的人,大斌,诸葛白,陈博士,包括将军,都是被动的情况下才变成如今这样的,拥有一副愈合能力极强的身体。可他们是心甘情愿的吗?答案是否定的。他们谁都不想变成这幅样子,不过是因为意外或陷入绝境,或毫不知情造成的。如果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不可能想变成这样。即使左丘也不例外!

        他在培养液里浸泡了二十余年,其实和死了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还留有一缕残存的意识罢了。不过正是因为这缕意识,让他不想就这么死了。他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最恰当的时期,重新走出培养液,走出玻璃器皿,再次站在坚实敦厚的大地上,美其名曰,为了复仇。

        即便是肖平曾就有过这种想法,主动被已经变异了的诸葛白感染,那也是风险极大的。如果意志稍稍不够坚定,那必定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因此而丧了命。所以当时他的想法被我直接否决了。

        可这一路走来,我发现自己就是个混子,并没有为团队带来什么。几次圣母般的出手相救看似让我在团队内有一定的地位,但不要忘了,这一切都是将军给的。即便我成功研制出了对抗入侵型变异细胞的抗体药剂,但我相信,如果将军是陈博士的宠物,那陈博士一定也可以研制出药剂!可以说如今这一切都是将军赋予我的,如果没有将军,我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责任很大,能力却很小,这就是我当前的处境。就像刚才,手里没有武器,我连一个感染者样本都搞不到。即便有武器,我有能力活捉感染者吗?

        我有咸鱼思想,什么都不想管,都不想做。可是人活一辈子,总得对得起这百载光阴,体现生命的价值。

        “大斌啊,我是不是有点拖后腿了。”

        虽然我这么问,但我心里知道,一直以来,我确实拖后腿了。

        “说啥呢?拖啥后腿了?你和将军就是咱们的希望啊,咋能是拖后腿呢?”

        电梯快速上升,最后稳稳的停在二十六层“农场”。大斌一脸疑惑地向我反问道。

        “将军才是人类的希望,准确来说是将军的血。我顶多算是个幸存者吧。”

        站在电梯外,看着巨大玻璃防护罩内的一片狼藉,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只不过里面的一些残肢断臂早已干瘪枯萎,变成一坨坨焦黑色的硬块,原本繁茂的农场,现在倒有些像“坟场”。

        “黑子,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啊?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随口说说,你和美琪都有孩子了,还怕啥的?我就完犊子了,和菲菲到现在都没啥动静,以后生出来的孩子指不定长成啥样呢。”

        大斌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大推,听得我直想笑。

        “放心吧,你体内的基因不是突变了,是进化了。变异细胞虽然叫变异细胞,不过它只会活化生命体体内的dna,让无序的代码变得有序。当初研究它的初衷就是这样的,修复人类体内破损的dna,让疾病远离人类。只不过进化速度太快,造成了一些副作用。而这所谓的副作用就是你这副强健的身体。你就偷着乐吧,以后你的孩子出生后基本上不会患有先天或者后天疾病,比我和美琪还有赵胜天的孩子强多了。这才叫真正赢在起跑线上,懂不?”

        我给大斌做着科普,说着说着,便来到了刘雪榕所在的那间宿舍门前。

        “你进去吧,我搁这等你。”

        大斌站在我身后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直接拉开了最外面这扇宿舍门。

        紧走两步,右手边便是刘雪榕所在的那间屋子。屋子的门口地面上,还摆放着那本已经落了灰的日记。

        捡起日记,掸了掸上面的灰尘。此时我没有悲伤,没有难过。有的只是老友重逢的欣慰。

        “咚咚咚..”

        我轻轻敲了敲面前的房门。

        “呃啊!!嘭..嘭..”

        屋子里面传来一道道怒吼声,面前的房门也被拍的噼啪直响。而我却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

        “雪榕,我来看你了。”

        我笑着对房间内的人说道。

        “兜兜转转,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到这里。你一定很难受吧。”

        我手里紧紧握着那本日记,语气温和的自述着。

        “嘭..嘭..”

        回应我的只有一道道拍门的声音。

        “早知道将军有灭杀变异细胞的能力,也不至于让你变成这般模样。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等世界恢复平静之后,我会常来看看你的。现在,你得帮我个忙...”

        “咔哒。”

        猛然间,面前的木门被我毫不犹豫向外拉开,里面的“刘雪榕”在惯力的作用下,身体直接朝我扑了过来,将我摁倒在地面上。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

        “呃啊!!”

        “刘雪榕”此时的模样极为瘆人,全身皮肤随时间的流逝,已经干瘪的不像样子,原本的乌黑的秀发也早已如同稻草般干枯,不过她身上那件衣服证明着面前这名感染者正是刘雪榕!

        刚刚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刘雪榕向我扑来的一瞬间,我便用双手牵制住了她两侧肩膀,虽然我被她压在地面上,但也能勉强保证自己不受到太大的伤害!可她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我的双腿根本就没有发力的位置,更别提摆脱她的攻击!

        虽然我没有被她直接咬到,但她双手锋利的指甲在我的脖子上脸上划过一道又一道口子!

        “黑子!”

        听到里面动静不对的大斌直接将门踹开冲了进来,见到此情此景当即就想直接击杀掉压在我身上的刘雪榕!

        “别!大斌别杀她!把她找个地方关起来!”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种紧急时刻,我竟然根本不愿意见到她被大斌杀掉!

        “黑子你疯了?你怎么犯糊涂啊!”

        大斌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可刚刚举起来的拳头却被我给制止住了。

        “大斌,帮我这一次!”

        我躺在地上侧过头看向大斌,少有的露出了一丝哀求。

        “你..”

        大斌目瞪口呆,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好吧。”

        接着,大斌双手扣住刘雪榕的腰,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我这才算是脱离了危险。

        “把她锁在那。”

        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对大斌说道,并且快步上前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嘭!”

        大斌将正在空中胡乱挣扎的刘雪榕塞到卫生间后,直接关上了门。

        “嘭..嘭..”

        房间门再次被拍打的砰砰直响。

        “咋回事啊?门被撞开了?诶你脸上!快快快,赶紧回实验室让将军给你治一下!”

        大斌回过头看向我,本想问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一下子就发现了我脖子上和脸上的血痕。

        我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现在耽搁不得,得赶紧回到实验室。

        “你刚才是不是疯了?刚才你干啥呢?啊?她已经死了,怎么下就不去手呢?”

        一边朝电梯走,大斌一边开始数落我。

        “大斌,我知道我做了什么,你别担心。”

        我开始懂老刘了!懂他明知道那么做是个错误的决定,却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坚持。哪怕光明永远不会到来。归结到底只有三个字,不忍心。而且整栋宝拉公司大厦根本就没有样本可以使用,要用刘雪榕做样本吗?不,既然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那不如我自己来当这个样本!虽然方法非常愚蠢,但这更能让我接受。与其被其他人感染上变异细胞,我更希望那个人是我的朋友。

        “快快快,将军,快过来!”

        快速返回实验室后,大斌急忙寻找起了将军,让它赶紧帮我处理体内的变异细胞。

        “小齐,这是怎么了?你受伤了?”

        陈博士在看到大斌着急的模样后,心里咯噔一下,赶忙上前两步。

        “啊,没事儿。”

        受伤的我反倒是三人里最平静的那个。

        “啥没事啊?再晚点儿你就变成感染者了!”

        大斌看我不急不慢的样子,这下是真急了。

        “到底发生什么了?难不成刚刚你们去收集感染者样本的时候受伤了?不是有大斌在吗?”

        陈博士心里一惊,虽说现在完全可以解决生物体内的入侵型变异细胞,但被感染还是一件让人揪心的事情。

        “先不说那些了,至于样本...我不就是样本吗?”

        我缓缓的将头抬起,眼神坚定的看向陈博士。

        “小齐,这可不是开玩笑啊!你会有生命危险的!万一失败了或者出现别的差错,那是不可逆的!”

        陈博士完全没想到,我和大斌从离开到回来,不过短短十几分钟。怎么就突然像变了个人一样呢?

        “抗体药剂培养成功了吗?”

        我没再解释,直接问向陈博士抗体药剂的培养进度。

        “刚刚完成,小齐,你确定吗?”

        陈博士再次向我确认道。

        “诶诶!你俩是不是疯了?好好的能让将军治好,非要这么整是干啥啊?”

        大斌这下急了,这陈博士怎么就同意了呢?

        “刚刚你不是说要我注射药剂吗?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不能再拖后腿了。现在正好,如果我能活下来,那么世界上所有感染者都会死在抗体药剂下。如果我活不下来,陈博士,还要麻烦你带着将军继续研究抗体药剂。大斌,如果我不行了,帮我照顾好美琪。”

        “黑子!你这么整我不让啊!今天你必须被将军治好!拿命开玩笑我可不答应!”

        “大斌啊,你别那么紧张。你们不都没死吗?陈博士,帮我准备一下注射器。”

        我笑了笑对大斌说道,接着让陈博士去准备接下来要用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