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北京赛车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二章 计划没有变化快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书迷正在阅读:、、、、、、、、、、、
        齐家这些年发展的很顺。

        作为上古“九义士”其中之一,齐家人向来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所谓上古九义士,是那个时代背弃了人间万族的九个家族为了美化自身,硬生生编造出一个悲壮凄美的故事,然后自称九义士家族。

        故事不去赘述,大抵是说上古时代,人间遭逢大劫,结果有九个家族挺身而出,跟域外来犯的生灵大战,最终虽然没能成功击败强敌,但却带领家族子弟成功来到祖域这里,落地生根,为人间保留了火种。

        是的,这九个家族,都是这么教育后人的,无数年来,他们也一直是这么宣传自己的。

        篡改历史,对这群当年背弃了人间的生灵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压力。

        最丑陋的事情都做了,哪里还会在意其他?

        九义士家族为首的,便是万神殿头狗家族罗家。

        后面八个家族,分别是黄家、祝家、冯家、齐家、穿山甲家族、菊头蝠家族、果子狸家族和血色莽家族。

        前四个是人族,后四个……则是妖族!

        刚刚进入祖域的时候,九义士家族其实是被祖域生灵看不起的。

        当时这九个家族的生存状态也并不好。

        虽然背后有万神殿在撑腰,但万神殿的那些神灵也根本不会太过在意这些家族的死活。

        像祝家这种在万神殿有人照拂的家族,相对还能好些。

        但也仅仅是好一些,并不是特别好。

        所以在当年,以罗家为首的九个家族,相互之间还是十分抱团的。

        祖域原本的那些家族势力虽然瞧不上这些来自人间的二五仔,但也不至于真把他们怎么样。

        无非就是不允许他们进入太好的区域,处处排挤,偶尔年轻一代还会故意找茬,打打架斗斗殴之类。

        可事实上,祖域没有太差的地方!

        就像齐家,当年选择了一片祖域生灵看不上眼的地方作为基地,没过多久,便在这里发现一条巨大矿脉。

        于是齐家闷声发大财,苦心经营多年之后,终于展露出一定的霸主气象。

        至于说排挤,年轻一辈的找茬,打架斗殴这些事儿,对擅长斗争的人间家族来说,更是不算事儿。

        单纯的祖域原生势力相互间已经保持了无数年的那种平衡,很快便被这群人间来客给打破。

        到如今,像罗家这种,已经妥妥算是祖域的豪门新贵。

        这个事实,不是祖域原生势力愿不愿意或者承不承认就能改变的。

        齐家也厉害的很!

        他们不像黄家和祝家那般张扬,相反,他们更加愿意去融入到祖域原生势力当中。

        从上古至今,无数年已经过去,昔年的九义士家族,也几乎没人宣传了,相互之间的那种抱团,也早就因为彼此间的不信任和历史恩怨而消失了。

        尤其是齐家和祝家,两个家主在上古年间就有着很深的恩怨。

        祝家算是被万神殿里面的神灵给保下来的家族。

        齐家却是实打实没什么后台,然后选择投靠万神殿的家族。

        最初的抱团,也只不过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大家同为人间来客,在这里被欺负,自然要抱起团来共同抵抗的。

        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私底下,这两个家族之间,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

        寒冰雪看着彩衣、司音和单谷三人,轻声道:“关于这九个家族来到祖域之后的这段历史,我也是最近才彻底掌握的。”

        “真是太讽刺了,九义士家族?他们哪来的脸呢?”彩衣脸上带着强烈的愤怒之色。

        “确实太不要脸,妈的,一群叛徒,是哪来的勇气和信心往自己身上贴义士这标签的?”单谷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同时觉得非常愤怒。

        司音难过得瓜都不想吃了,凶凶地道:“他们怎么这么过分?回头我要打他们!”

        雪笑笑,道:“万物生灵,都会选择美化自己,你看,原本妖族是没有什么家族概念的,妖,通常只有群族,以家族为单位的很少。但来到祖域之后,这九义士家族不也出现了穿山甲家族,菊头蝠家族和果子狸家族这种?”

        单谷怒道:“等回头非生吞活剥了这群畜生!”

        司音小声提醒道:“不能生吃,有毒的。”

        彩衣看了司音一眼:“熟的也不行,乱吃东西容易生病。”

        “哦,那不吃了,还是吃瓜吧。”司音掏出一个瓜。

        雪在一旁有点无奈地道:“按照人类的划分,妖都是畜生……”

        单谷嘿嘿笑道:“那可不是,人有善恶,妖有好坏,好的就不是畜生,坏的嘛……畜生都不如!”

        雪看着几人道:“知道这些历史,有助于我们这次的行动。”

        彩衣点点头:“的确,感觉自己一下子涨了很多知识,同时也对上古时代发生过的事情有了更加直观立体的认知。还有就是,我觉得我们可以利用这九个家族之间的矛盾,把他们相互之间拖下水,只要他们之间乱起来,那么……”

        单谷道:“整个祖域也就乱了!这无数年过去,这九个家族肯定早已和祖域原生势力之间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关系。一旦这九家关系乱了,那么整个祖域也就乱了!”

        雪点点头,一脸欣慰:“不错,你们都很聪明!咱们四个,这次就跟流光月和那两个身怀大气运的孩子打打擂台,看谁的战果更大一些!”

        “哈哈,这个我喜欢!”彩衣顿时一脸兴奋。

        单谷的眼睛也瞬间就亮了起来。

        就连司音都忍不住放下手中的瓜,眼中露出憧憬之色。

        真的可以跟小白哥和子衿他们打打擂?

        几个人都非常期待!

        随后,三个人经过一番易容打扮。

        就算有真正的高人路过,也很难看出他们的原本模样是什么。

        至于彩衣,摇身一变,想变什么就变什么。

        八九玄功,越用越纯熟。

        如今无论活物还是死物,她都没问题了。

        变一座庙宇出来,也不会因为尾巴无处安放弄个旗杆出来。

        虽然不是大圣,但好歹也是圣域强者。

        同样厉害的很!

        齐家这条矿脉,从当年发现,到如今已经隐藏了无尽的岁月。

        为了保守住这个秘密,开采的时候非常小心谨慎。

        几乎从来不会大规模开采,更不会大规模进行贩卖。有些时候为了掩饰,齐家甚至还会到市面上去购买一些回来。

        他们自以为自己做得足够小心。

        直到彩衣混进来。

        她一开始打晕了一个齐家外出的小管事,拖回去之后,被寒冰雪一番拷问,加上精神识海的搜寻,得到了一些信息。

        然后这个可怜的小管事被洗去相关记忆,关押起来。

        彩衣随后就变作小管事的模样混进了齐家。

        无数年都没人能够进去的齐家,就这样进来了一个外人。

        进了齐家就好办多了。

        齐家是典型的外紧内松。

        想要混进来几乎没有可能,但一旦进来之后,就会特别自由。

        家族内部几乎没什么像样的防守,也不会有人专门去盯防什么人。

        所以彩衣很快就得到了第二个身份——小矿工。

        这种低微的身份,更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跟怀疑了。

        进了矿山之后,彩衣被眼前一幕都给惊呆了!

        地下深处,宛若一个巨大的世界一般!

        无尽岁月以来,整个地下几乎都被掏空了。

        可这里面的矿产,竟然连十分之一都没有采完!

        这条矿脉里生产的矿石,用途非常广泛,最重要的一种用途,就是用来锻造顶级武器!

        齐家原本就有锻造武器的高手,真正的圣域级武器大师。

        他们也正是通过这一手段,在暗中结交了大量祖域原生势力。

        当然,也赚得盆满钵满。

        彩衣看见这里的矿产之后,心中便不可遏制的生出了大量胆大包天的念头。

        她不是没见过大场面,当年在天河邰家的时候,那巨大如同一个小世界的宝库里面无数顶级宝贝都被她给搬空了。

        一直到现在,许多宝物众人都还能用得上呢。

        但那些东西,跟眼前齐家地下矿脉里面的财富比起来,多少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完全不够看的。

        彩衣一脸开心,把身边人都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你这回去休息几天,就休息得这么高兴?睡了漂亮婆娘了?”一个一脸猥琐的中年人凑过来,看着彩衣问道。

        祖域中的修行者,即便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小矿工,也都有着帝级修为,不然根本无法开采这种顶级资源。

        既然是这种修为的人,自然不可能有口臭什么的,但彩衣还是一脸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皱眉道:“你别离我那么近!”

        “嘿,你这细皮嫩肉的小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害羞啊,哈哈哈,难不成真被我说中了?你睡姑娘了?”中年人依旧一脸猥琐,笑得特别无耻。

        “滚!”彩衣皱起眉,怒斥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那个小矿工因为长得很白净,在这里经常受到调戏。尤其是这中年男人,一直对白白净净的小矿工有着一丝另类的觊觎。

        虽说这种事儿在祖域也算挺常见,但终究得你情我愿不是?

        原本那个小矿工就很讨厌这中年人,换成彩衣,自然更厌恶。

        “哈哈哈,还生气了,来,叫一声好哥哥,我给你看个宝贝!”中年人长着自己资历更老一点,境界也更高一点,忍不住朝着彩衣走过来,竟然伸出手,想要去摸彩衣的脸。

        嘭!

        一声闷响。

        这猥琐中年人当场就飞了出去,身体直接落入宛若深渊一般不可见底的巨大矿坑当中。

        下一刻,这中年人又飞了回来,只是嬉皮笑脸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愤怒。

        他冷冰冰的注视着彩衣:“王小三,你今天胆子大了呀?怎么,从小处男变成男人了,胆子也一下子大起来了?”

        “你要不想死的话,最好离我远一点。”彩衣语气很冰冷。

        为了保守秘密,齐家矿区这里极为封闭,采矿的人并不是很多。

        换句话说,彩衣就算在这里干掉对方,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但她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打架的,而是想要弄清楚这里到底有什么,又是怎么运营的。

        然后要制造出一场大乱子,先把这脏水泼到祝家身上去再说!

        怎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

        这中年人盯上彩衣变成的小矿工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仗着四下无人,在被狠狠落了面子的情况下,顿时怒从心头起。

        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彩衣面前。

        “既然你如此不识相……”

        中年人用嘴说着。

        但话连一半都没说到,只说出“既然”两个字。

        噗!

        他的心口插着一把锐利无匹的短剑!

        帝级生灵,正常情况下肯定不至于被这一剑就给刺死。

        关键问题是……彩衣是圣域啊!

        而且他竟然在彩衣这个刺客面前玩速度,所以作死这种事儿,真的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彩衣这一剑下去,上面蕴含的杀机瞬间便将这中年人的全部生机都给断绝掉。

        中年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小矿工,只是那冰冷的眼神,此时怎么看怎么陌生起来。

        他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下一刻,他的身体,直接化成烟尘。

        消失在这世间。

        其实原本他是不用死的。

        贱。

        所以该死。

        这矿脉里面,也根本就没什么高手。

        都是一群在齐家身份地位最低的人。

        当年就是齐家的奴仆,子孙后代也全都是奴仆。

        对齐家来说,给这群人一个“大好前程”已是天大恩赐。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老老实实继续当牛做马,还想怎样?

        而这些奴仆们也早就习惯了给人做奴仆,也从来没想着去反抗。

        所以中年人死都想不到,向来老实巴交不敢得罪人甚至不敢大声说话的王小三居然真的敢杀人?

        干掉了这个家伙之后,彩衣也有点懵。

        心说我不是来杀人的呀?

        只是这人太该死了!

        算了,杀就杀了吧。

        彩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整个矿脉里面几十个矿工全都给打晕了。

        倒不是什么妇人之仁,而是她临时改变主意,干了一件特别牛逼的事情——她打晕那些旷工的时候,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无比的菊头蝠!

        来无影去无踪!

        瞬间就把所有人都给彻底打得晕死过去。

        为了逼真一点,她还专门将这些被打晕的矿工相关记忆给洗去了。

        只有那么一个,洗的不是那么彻底。

        随后,彩衣看着这巨大无匹的矿脉,舔了舔嘴唇。

        心甘情愿的当了一回矿工。

        不过不是给齐家,而是给自己。

        “这矿太特么大了!”

        彩衣忍不住说了句脏话。

        她那如同一个巨大世界的空间指环全都塞满,竟然也只装了整条矿脉的十分之一左右。

        那是一个如同大世界的储物空间啊!

        她以圣域层次的毒辣眼光,自然能轻易分辨出哪些更好,哪些一般。

        所以虽然只是装走了十分之一,但几乎把整条矿脉里面的精华东西全都弄走了。

        心里捉摸着,等回头见到林子衿的时候,倒是可以好好跟她炫耀一番。

        这矿脉里面的顶级神金,品质可是不比她当年在天河得到的那把剑差哪去!

        哈哈哈哈!

        在这封闭的地下矿脉里面大笑三声,姬·特别有钱的圣域级暴发户·彩衣,心满意足的来到门口,寻找着从这里离开的机会。

        然后还安慰自己,这世上的事情呀,从来都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要凡事都能按计划行事,这世界早就秩序井然了。它的美好,不就是因为这种无逻辑、无序吗?

        要不然凭啥会有气运这种说法?

        对!

        所以我干得漂亮!

        地下矿脉每隔十年往外运输一次,但里面的人,却是每隔两个月,可以轮休一次。

        这次正常情况下,应该轮到那中年人休息。

        不过外面的人并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到日子了,自然有人把门打开。

        这边门一开,那边一道身影嗖地一下就飞了出去。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门口守着的这名至尊境界的齐家旁支子弟甚至什么都没感觉到,打开门之后,只看见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无尽岁月的平静,让他完全丧失了最基本的那种警惕性,随意用神识往里扫了一圈,然后传递一道大咧咧的神念进去。

        “喂,董老八,到你休息的日子了,怎么?还不想出来了?”

        过了一会,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人依然没有感觉到什么,这次干脆直接用声音,笑呵呵地道:“你上次不是跟我说,青楼里那个才三千六百岁的小姑娘很特别?你要是再不出来,等我休息的时候,我可就去找她啦?少女的滋味,老子也喜欢的很呢!”

        还是没动静。

        这人终于有点意识到不对劲了。

        他皱起眉头,迈步往里面走去,边走边骂道:“都特么的死了么?连个吭气的人都没有?妈的,跟老子玩什么?”

        巨大的矿脉里,只有他愤怒的声音在回荡。

        半个多小时之后,这名齐家子弟疯了一样的从矿脉中冲出来。

        “出事了!”

        “出事了!”

        “出大事了!”

        与此同时。

        黄家这里,也传来黄卦一如同封魔一般愤怒的咆哮声:“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特么什么时候回来过?你们都是一尊死人吗?什么样的机会能让老子做出倾家荡产去博一次的决定?再说那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吗?再敢说谎,我打死你!”

        旁边传来黄柏羽冰冷的声音:“卦一,真不是你?”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