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快乐飞艇 - 慕林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大案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书迷正在阅读:、、、、、、、、、、、
        谢慕林、谢显之与谢映慧兄妹三人讨论到了三更天,终于因为后者撑不住,方才停下了这场小会议,各自歇息去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清晨起来,他们围坐在一起吃了早饭,顺便再确认了一下今日各人的任务,便分头行事了。

        谢映慧脸上的红肿在涂过药后,已经消退了不少,但看起来依然很明显。再加上她哭过几场,又刻意地在妆容上做了点小手脚,出门的时候,看起来竟然十分狼狈可怜。她也不知是不是在从前与曹家人混在一处出入宫闱时,无师自通了什么了不得的本事,还特地打扮得比平时更素雅低调几分,衬得她更象是朵饱受欺凌的小白花了。谢慕林亲自送谢映慧上了马车,心里还在嘀咕自家大姐不知是点亮了什么天赋,怎么看着好象进化方向越走越歪了呢?

        绿绮昨日被打晕,半夜里就醒了,不过醒来后后脖剧痛,又头晕脑涨的。虽然她口口声声坚持着要到大小姐身边侍候,但如今对这个大丫头越发信任的谢映慧怎会答应她带伤上工?自然是命令她留在家里休养了。谢显之出借了妹妹熟悉的大丫头菖莆,谢慕林又把稳重的香桃借给了她。谢映慧带着两个丫头去永宁长公主府,再添上机灵又才立了功劳的贾大,以及加了码的护卫四人,自然万无一失。

        送走了妹妹后,谢显之也准备出门了。他打算先到街上转一转,光顾那几家曹文泰特别中意的铺子,买几样礼物做上门的借口。谢慕林特批了一笔资金给他使用,也让他多带上几个人,预防万一。

        她还特地提醒大哥:“最好别心软,那虽然是你的亲生母亲,但她如今心心念念都是那个方闻山,只不知道是方闻山糊弄了她,还是她当真心甘情愿如此。如果是方闻山哄骗了她,就代表他不是好人,将来还不知道会怎么利用你的母亲。等到你母亲没有利用价值了,又会落得什么下场呢?大哥要是真有心孝顺,就该竭力保全自己,保全大姐,设法挫败方闻山的阴谋,令他奸计不能得逞。这么一来,就算将来你的母亲被方闻山抛弃,好歹你和大姐还有余力能帮她一把,而不是眼睁睁看着她陷入绝境,却有心无力。”

        谢显之听得肃然:“二妹妹所言有理。这种时候,我断不能心软!我过得好了,妹妹过得好了,母亲日后才有后路。就算她一时为方闻山所惑,做下了种种错事,为曹家所不容,好歹妹妹与我还是她的骨肉,不会与她计较太多。等到将来她醒悟过来,走投无路时,还有我们兄妹可以依靠。”

        他昂首挺胸地带着人出门去了。

        谢慕林落在最后,倒也不慌不忙。她先料理了一拨家务事,又去金萱堂院里看了看谢映容,没有面对面交谈,只是问了大金姨娘,确定这位庶妹今日没出什么夭蛾子,只是继续无精打采地为自己夭折的婚姻计划哀悼,顺便诅咒一番“有眼无珠”的卞程两家人和坏她好事的左家,便放心地丢下家里这一大摊子,坐马车往罗廊巷的方向去了。

        罗廊巷的铺子一大早就开始忙碌起来。由于忌讳曹家在京城一带的势力,谢家不敢在京中大规模做生意,除了桂园那边的宴会活动场地租赁业务,还有谢家大宅外围的房屋租赁以外,毛掌柜就只在金陵城里做些收购货物的工作。除非是信得过的熟客上门,否则他几乎不向京城里的人卖些什么。

        铺子只是做为中转和伙计们停歇的所在,从江南各地收罗来的货物,在此中转,运往北方;从北方沿运河运来的货物,也大多在此中转,运往江南各城。

        如今是开春时节,依托水路进行的各种生意交易重新兴旺起来。毛掌柜一边要安排那些老伙计休养与撤离京城的事宜,一边还要签收金掌柜他们从各地发过来的货物,打包、装船,预备金掌柜与叶金荣一回来,就可以出发北上。偏偏他手下人本就有限,又要分一拨去照看身体不好的老伙计们,还要派人去联系船行,许多事只能他自己处理,忙得连口水都没空喝。好不容易将手头上的紧急事务处理完毕,谢慕林就来了。

        毛掌柜连忙把人请到后院用来待客的茶室里,一边倒茶一边问:“二姑娘怎么会来?有事打发人来交代一声就是了。这附近都是商铺,如今人来人往的,颇有些不知礼数的粗人,若是哪个冲撞了您,那可怎么好呢?”

        谢慕林笑着请他坐下:“我带了不少人随行呢,没事的。今日特地过来,是因为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诉毛叔你。若是派人带话,就怕传话的人记性不好,漏了一句半句,那就不好了。”

        毛掌柜喝了大半杯茶,闻言忙把茶杯丢开手:“出什么事了?二姑娘请说。”

        谢慕林就把昨日谢映慧遇到的事,以及曹淑卿主仆等人言谈间透露出的口风告诉了他。

        毛掌柜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发了一会儿呆,才反应过来:“从前这位太太,行事素来霸道,只是过去有老爷压着,没让她把手伸进咱们家的产业里来,她也没那本事在生意场上做些什么,这才消停了。但咱们家还是赔了几家铺子进去,都叫她派来的那些所谓心腹糟蹋了,叫人看了都心疼。原本以为,那些是咱们谢家的产业,那位太太没把自个儿当是谢家的人,所以糟蹋了铺子也不心疼。没想到,如今她连自个儿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了,把亲闺女送出去时,她就不觉得心疼么?世上哪儿有这样当娘的?!”

        谢慕林道:“此时再追究曹氏是否有慈母心肠,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这是大哥大姐要关心的事,与我们无关。我只想知道,方闻山到底在北平城做了些什么。他们认定是爹爹在故意为难他们,才使得方闻山未能救出朋友,那是否会采取任何报复行动呢?虽然爹爹才是北平的官员,可方闻山是武将,手下也有人,文官如何能跟他们硬碰硬?他们会来京中抓大姐,看起来也不象是要善罢甘休的样子。毛掌柜这里可有北平来的消息?我们兄妹几个都担心得很。”

        毛掌柜想了想:“北方入冬后运河就渐渐停航了。咱们家主要是靠运河载货,很少走陆路,倒是有急信时,会打发人骑快马赶路。但过年之后,这些事全都停了,至今也没再收到北边的来信。我只听金掌柜嘀咕过几句,说是去年秋冬时节,燕王殿下发现军中士兵的冬衣有问题,开始清查军中物资账务,还抓了几个手脚不干净的人,有两家做被服的商号也被卷进去了。金掌柜南下时,这事儿还没完呢,只怕还要继续抓人,也不知那个方将军的朋友,是不是因为这事儿栽的。”

        如果真是因为这种事栽的,事涉军中物资,说不定就是大案。别说谢璞进不进言了,他就是一声不吭,燕王也不可能轻轻放过涉案者!